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许筱艺 > 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面对面

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面对面

2015年10月22日傍晚,全美顶尖文理学院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的2200名学生、教授、校友及家长同时起立,用热烈的掌声迎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女士(Sonia Sotomayor)到访该校。

波莫纳学院每年会向被录取的新生推荐一本“大一读物”。新生入学前都会阅读此书,并在开学的第一周与教授和同学共同探讨和分享他们阅读此书的感悟。与此同时,“大一读物”也在校园里向其他学生及老师免费发送,鼓励全校师生阅读并广泛深入讨论。2015年入选的读物正是索尼娅·索托马约大法官的自传《我亲爱的世界》(My Beloved World)。

社会学、拉丁裔研究系学者Gilda Ochoa教授,在索托马约大法官访问波莫纳学院期间通过小规模课堂讨论采访了这位大法官,并在上课前提前征集学生提出的问题。她表示自己在准备这个特殊课堂过程中付出了很多的时间及精力,甚至“梦到过”自己和索托马约大法官的对话。拥有20余年教龄的Ochoa教授在阅读《我亲爱的世界》时,常常发现与自己学术研究领域息息相关的话题,包括真实性、语言的选择、促进身份形成的因素、反抗的不同形式等等。

作为当晚面向2200名观众的活动环节之一,波莫纳学院政治系教授Amanda Hollis-Brusky与索托马约大法官在台上进行了约半个小时的对话;随后,大法官回答了七名在座学生的问题,其中包括大法官对宗教的看法、对学生的未来职业选择与人生建议,以及联邦最高法院五花八门的传统和趣事,内容十分广泛。

学院宪法学专家Hollis-Brusky教授,很受学生们的爱戴,被学生们誉为“政治版碧昂斯”。她说:“自从成年以后,我一直投入法律方面的学术研究,对法律有着无比的热爱。”尽管如此,她也承认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其他大法官撰写的书有时令她费解。Hollis-Brusky教授说:“索托马约大法官的自传另当别论,是一部引人入胜的作品。”她认为《我亲爱的世界》的标题和封面中微笑着的大法官照片似乎令人有些放松警惕,实际上这本自传还是有些偏于“激进”。此书通过向读者真实、全面地展示自己的成长过程,大法官也承认自己还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因为将自己充分暴露在公众的注视之下,极有可能显示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但是,她还是勇敢地接受了这个挑战。Hollis-Brusky教授认为,一个在职的大法官能够如此真诚地分享自己通往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道路中的奋斗经历,本身就是一种独特的,更是积极的对话。

在“我们亲爱的世界里”,有一座外观比其实际更古老悠久的大理石宫殿。旋转的楼梯、羽毛笔装饰的桌子、六万余册书籍与紧闭着的一扇扇门......这便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若你想要登上这栋拥有古希腊建筑风格的雄伟建筑,仅需踏上36节台阶。然而,同一时期全国只有九人可以获得人们梦寐以求的席位,成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在位的九位大法官有着诸多相似点:常春藤学历、对法律的热爱及一丝不苟的精神…….但是,和历史上很多大法官职业生涯不同的是,目前的大法官们完全没有过从政经历,这也许有利于法律的公正执行,但同时在某些程度上,也限制了这些大法官们对外部世界政治社会的理解。

作为联邦最高法院第一位女性有色人种及第一位拉丁裔大法官,索托马约的家庭背景与其大部分同事的家境截然不同,她在美国被赞誉为“人民的法官”。她从幼儿时期便患有少见的儿童糖尿病、父母关系不融洽、父亲因酒精上瘾很早离开人世、家境平穷;她充满决心和毅力,凭借实力进入常青藤名校普林斯顿大学并在毕业时荣获最高荣誉,成为家庭中的第一名大学生,后攻读于耶鲁法学院。

在《我亲爱的世界》中,索托马约大法官通过将自己比喻成“一座通往爬满常青藤的墙上的阶梯”,告诉向她一样来自非典型家庭背景的学生“人们不能混淆机会与才华,也不能把机会的不足错认为才华的不足”。是的,她像一座桥梁,链接着这看似高不可攀的美国政府机构和老百姓们的世界。■

推荐 5